和平 vs. 受苦——真的有選擇嗎?

 
 

假使今天你得到了一個選擇,可以活出截然不同的生命?

 

當你做這個選擇時,你將完全沉浸在無盡的和平裡,你的心將充滿法喜的歌唱,全宇宙都將歡騰並慶喝著你的回歸;而在此同時,全人類的意識都將因你的這份選擇而更靠向和平一點,朝他們自我的回歸更接近一點。

 

你願意做這個選擇嗎?

 

如果那同時意謂著你必須放棄所有對生命的控制?

 

假使你必須放棄所有的執著和固有的信念,才能看清意識洪流所呈現給你的廣大宇宙?為了完全領悟到你就是和平本身,我執必須死亡。

 

 

如果你想要經驗完滿的和平,你必須願意放掉這些:「我現在很生氣,等一下再管和平好嗎?」、「我又有一堆雜亂的思想了,找不到和平!」、「我必須先證明我是對的,我和他還在吵架呢!和平之後再說!」、「我現在頭痛,身體不舒服,不可能有和平」、「我、我、我…」不行,不行,不行。你純粹無法一邊經驗和平,又一邊在意自己的苦難。這就好像在說:「全人類的和平,等一下好嗎?我必須先解開這道算術題,得到頭腦上的理解…。」

 

選擇和平代表全然的放下,包括你認為自己是在受苦的那個部分,因為相信受苦也是一種執著。選擇和平意謂著選擇覺醒,從虛幻無常的幻象中覺醒。

 

 

並不是在經驗到和平之後就能沒有思想,而是先不執著於思想才能經驗和平;也不是經驗到解脫就能失卻苦難,而是先不執著於苦難才能得到解脫。覺醒不是一種被動的等待,而是在每個當下持續做的一種選擇,是關於你要如何創造你的人生。

 

苦難是什麼?苦難來自於對信念與執著的認同。

 

為什麼會痛苦?因為與現實衝突,產生二元對立:『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不該是這樣的』、『我不要這樣』。我們的信念系統創造了個體的“我”,阻隔了我們經驗至一的實相。

 

 

至一無所不在,而且是無形的。它存在於你之內,並且是一切和平、解脫、愛與喜悅的源頭。

 

一切從它而出,在它之中流動,最後回歸於它。我們平常認知到的一切,所有聲音、顏色、形相,所有流動的思想、情緒、意象,全都在廣大的寧靜中變得如此微不足道。只有寧靜存在而已,你就是寧靜本身。又因為它是無形的,所以它也不可能受傷、不可能有苦難,它是完美而至一的存在。

 

但人們是如此習慣二元對立的經驗,習慣發脾氣,變得悲慘沮喪,甚至沒注意到有一部分的自己其實樂在其中,享受著這種幻象遊戲,還用了許多方式美化它。如此熟習的被特定的話語所刺激,對某些事物產生反感,沉溺在特定的場景或感覺裡。就像上癮一樣,為自己的頭銜感到驕傲不已。「我就是這種性格的人,我在某某學校畢業,我在某某公司工作…」人們蒐集著對身分的認同,把自己塑造成某種特定的形象(包括悲慘的形象),填補所有空虛的時間,追求著外在的快樂。

 

 

以至於當他們在某種境況中撞見真理時,他們的反應是:嚇得躲起來,先把自己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觀察情況,確認它不會打亂自己生活的模式。而其實那是生命的邀約,邀請他們踏出信念模式,去發現更廣闊的事物。

 

唯一真實的確信是親身體驗。

 

所以當我興高采烈地在揚昇的說明會中告訴他們生命可以活在無盡的和平與喜樂時,他們會皺著眉頭,認真地問我:「那我不就變得沒有情感了?這不是像冷血動物一樣了嗎?」、「我喜歡和平,但我認為痛苦也是必須的,它可以讓我學習。」他們害怕失去自己所熟悉的,他們捍衛著自己所熟悉的每一分每一寸,不斷用各種問題要我確認他們不會消融在廣大的和平裡。因此幾乎在每一堂說明會中,我好像都得回答一次這個問題:「揚昇之後,我還可以開車嗎?」

 

這就像在一場輝煌而美麗的盛宴裡,整桌餐宴充滿了新鮮、豐富又可口的佳餚。而當所有人正津津有味的享受著當前的美食,你卻處在一旁,不理會自己早已飢腸轆轆,轉頭向旁邊正在用餐的人問:「好吃嗎?」

 

你的話題變得越來越專業,就像一流的記者那樣,到處打探著佳餚的訊息:「那個吃起來感覺如何?口感綿密嗎?香氣會從嘴中散發開來嗎?這頓佳餚使你心情愉快嗎?吃那麼多不會拉肚子嗎?」

有人聽到你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而好奇的問你:「不嚐一口嗎?用不著問,嚐一口就知道啦!」你則笑笑並且非常盡責的回答:「我必須先跟所有人確認過一遍。」

 

確認,確認,確認。你可能還因此出了一本詳盡的美食鑑賞,並洋洋自得的認為自己早已對一切瞭若指掌。不,我可以在此向你確認,你唯一能知道的方法,是自己去嚐一口。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但對於大部分的人而言,那品嚐食物的動作,比較像是一次的自由落體──你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你只能把一切你以為自己所有的,歸還給神聖的和平。

 

選擇和平是無止無盡的自由落體。

 

它快速的就像永遠停頓在這一瞬間,這一瞬間,無限地延伸至永恆。而在這神聖的和平中你無法抓取什麼,任何的抓取都變得困難萬分,你只能放手,讓自己震懾在如如不動的和平裡。

 

 

不要害怕冒險。不要害怕跨出生命的那一步。你不會失去什麼,你只會領悟到你從未擁有過任何事物,任何信念、知識、思想…。不要害怕放下那些沉重的包袱,那不會改變什麼,除了你將認知到那包袱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把那些你認為你所知道的,你所自豪的領悟或哲理,臣服於那無垠的至一,你從來就無法從執著或抓取得到什麼,只有不斷倒空自己的杯子,才能永遠汲取至一源源不絕的智慧。

 

 

只有湧身躍下才能超越提升。無時無刻選擇自己的真實天性,探索內在深層的和平與寧靜,你將在那之內看見一切。

 

 

每個時刻都是全新的開始,每個當下都是新鮮、有趣且迷人。你沒有回頭的時間;一回頭,就錯過了。生命就是這樣不斷開展,更多的和平,更多的覺知,更多的驚奇。

 

  

然後就像享受一場美味的盛宴那樣,生命可以是天真、簡單、快樂、自在的,且潛藏著無限的可能性。不要等待,只有你才能做出選擇,而當你在每個時刻做出這個選擇,你就讓全人類一次又一次更接近意識的覺醒。

 

 

一次又一次精采的冒險,一次又一次的打破頭腦舊有的行為模式,一次又一次跳脫出你所固有的信念模式,一次又一次的放下。放下,你將發現自己擁有了整個浩瀚的宇宙。

 

只需要放下痛苦的勇氣,選擇和平,就能全然地活出生命。

 

 
 

新增評論

Image CAPTCHA
 
 
Bhaya
Bhaya

Bhaya是一位古老的聖者,駐留在年輕女人的軀殼裡。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走進房間,像個忍者,但當她一笑,就能點亮整間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