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和平唯一的障礙

 
 

無論我們知不知道,我們都是活在人類近代史上最重要且令人興奮的關鍵時期。意識的最核心正在地球上展開波動。有一股躁動不安在人們心中滋長,如同一絲隱約的召喚要我們回家,回到我們所是的至一真理。許多人早已感知到這聲召喚,因而導向覺知的轉換,且渴望與願意傾聽的人分享這份覺知。大量的教法和練習因應這聲召喚浮上了檯面,我們將之統稱為“新時代運動”。然而,大多數的方法,最終都無法令人滿意、無法讓人停止追尋,因其無法契合我們內在自知的天命。

 

人類正試著要覺醒,問題是向什麼覺醒?

 

『處在當下。』悟道之師告訴我們,『你解脫的門徑就在當下。』我們都經驗過當下時刻的完美,當所有過去和未來的思想崩解,獨留當下神聖的和平。這些經驗通常都出其不意,然而,也是這般隨機地,頭腦退回過去和未來的絮絮叨叨,和平也隨之落幕。就一般清醒狀態的觀點而言,顯然更偏好法喜、愛及和平的經驗,那為何維持它看似如此困難?我們很多人知道,至少在理解上知道,受苦受難是不必要的,我們注定要活出與神聖自在且完美的合一,但不知怎地,我們落入舊有模式的困惑、恐懼和批判裡。我們真切渴求的和平似乎總超過力所能及的範圍,像諺語裡的驢子,面前永遠懸蕩著那根無法觸及的胡蘿蔔。我們渴求越深,夢想似乎就溜得越遠。

 

宇宙的自然法則不斷想成全我們的渴望。不幸地是,清醒狀態的心智表現出如此分歧的思想流,讓宇宙幾乎不可能為我們帶來自己真正渴望的。即使知道自己真正的渴望,是與萬有皆是的神聖源頭合一,我們已自我設限,認為這一定是項艱鉅的任務。普遍認為,神聖的和平只保留給那些持戒苦行的人,甚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值得擁有,覺得對於“正常”生活的人來說是不可能。所有這些沒有一樣是真的。

 

人類生來就與源頭相繫。

嬰幼兒其中最令成人著迷的部分,就是他們有多麼全然的當下。極少甚或沒有過去或未來的思想,純粹輝煌地、天真無邪地體驗此時此刻。我們心裡明白這個經驗不需要隨著童年消逝,但我們卻讓生命花費在累積數不盡的批判和信念,用以定義自己以及自身與世界的關聯。大部分的信念都與我們追求的和平背道而行。它們大多根基於不值得感、恐懼及困惑。就是這些信念編織出將我們與真實天性阻隔的分離感。我們的思想對身體有顯著而強大的影響。這些向下迴旋的思想,最終反映在我們身上成為疾病和早逝。

 

向最自然的狀態覺醒並不費力。我們所需做的,僅是停止阻礙我們自身與神聖固有的連結。你的開悟並不是一種戒律,而是一種由內而外的綻放。開悟是你的自然狀態,無論你是什麼行業、出身背景或信仰。你無法做任何事來使自己開悟。唯一你能做的是不阻擋,允許意識自然的展露。

 

所有我們需要做的,是停止選擇譴責、批判和限制等…這些向下迴旋的慣性,轉而開始選擇向上提升,選擇根基在讚美、感謝及愛的無限擴展的真理。開悟是來自神聖的恩典之流,是由內而外的綻放,不是人為力量的結果。

 

信不信由你,要清除一生的習性出乎意料地簡單。頭腦的自然傾向,就是休息在你真實天性完美的和平裡。只須要放下,釋放我們對思想及感覺的執迷不悟,自由漂浮在此刻永恆的法喜。沒有其他的竅門。沒有授予證書或獎項,且沒有任何人比其他人更有資格。真理並非個人意志,也沒有特殊喜好!

 

儘管這個選擇如此簡單,人類意識卻變得如此深陷於分離感,以至於幾乎不可能實際選擇真實的和平。因此,縱貫整個歷史,一直有聖者維繫著純淨的教法,一條回歸我們真實天性的道路。這些聖者被稱為伊夏亞(Ishaya)。伊夏亞這個字源自最古老的語言之一,梵文,在字面上意指“為了意識”。伊夏亞的教法在英文裡稱作Ascension(揚昇)。揚昇這個字有許多涵義,簡而言之,意指“超越提升”。伊夏亞的揚昇就是一個簡單、自動化且超脫信念的工具,用以持續選擇那超越心智表層的永恆和平。伊夏亞的技巧給任何出身背景、信仰或文化的人,提供揚昇的機會,超越提升整個清醒狀態中頭腦侷限的架構,進而將覺知連結至源頭核心的存在。

 

這套公式很簡單:

 

選擇頭腦混亂的慣性,繼續活在有如雲霄飛車般變換無常的現實中,急升和遽降,歡愉和痛苦(通常為後者)。或完全棄之並敞開大門,讓意識進入並將你吞噬,進入超越理解的和平裡。至一道體無盡的法喜永遠等待著你的回歸,等著擁抱你的真實天性。每當你做一次選擇,你的神經系統就越趨精微化,為了讓意識成為你的自我認知而鋪路。這是簡單的選擇。這個選擇的影響力遠遠超越個體。當我們活化自己內在的意識,我們就帶領一切萬物更趨進那個真理。一個為了你自身和平的選擇,也是為了眾生和平的選擇。

 

所以唯一剩下的問題就是你要選擇什麼?你有多單一焦點地渴望解脫?一旦你領悟到你存在的使命,對你心中熬過萬古的渴望還要再妥協多久?解脫就在選擇間,而唯一能做選擇的時間就是現在。

奇蹟將臨!

 

 
 

新增評論

Image CAPTCHA
 
 
Narain
Narain

Narain自1998年開始教學。他目前擔任主宰課程的老師,在西班牙的山上,與妻子、女兒和一隻非常有意識的狗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