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你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崇尚無明之人必然進入盲目黑暗,

崇尚知識之人依舊進入更深的黑暗。

真我的實相絕非無明,亦非知識。』

 

——伊夏奧義書

 

 

歷史上,在所有的傳承及文化中,有許多對真我自然天性的筆述。

 

這就證實了人類最大的追尋,即是回答這個永恆的質問:『我是誰?』其中最古老、最深奧的文獻,是源自於印度:奧義書、瑜伽經及吠陀經。這些經文大多有經哲學家及學者們詳盡的闡述,他們大多對這些文獻有淵博的知識,但對經文的本質卻無親身的體會。這也是為何領悟真我常被視為困難之舉。正好相反,領悟真我其實是全世界最簡單的事,比你下一次的呼吸還簡單。它是你的自然狀態,你最真實的存在。成為你的本來面目怎麼會困難?成為你所不是的才比較困難吧?如果這麼簡單,為什麼大家都沒有無時無刻經驗這個狀態呢?

 

 

當你問某個人:『你是誰?』得到的答案幾乎都一樣。這是我的名字,我是男性(女性),我多少歲,這是我的工作,我有幾個孩子,我住在這邊...等等。所有這些都是個人生命裡的特徵,但還是沒有回答到問題:『這個“我”是誰?』

 

當你經驗著你看出去的世界時,誰是經驗者?

 

是透過眼球去看?是皮膚、手指、腳趾的末梢神經在經驗著實相嗎?或者是我們顱腔中心那塊柔軟的粉色肉團指明了『我』的所在之處?也許『我』只是以上所言的總體概括,在感官資訊的汪洋中莫名成為了一個據點?

 

認為意識是電子和化學脈衝的加工,神奇地調節人類的神經系統——這種的想法已快速在先進的科學界消聲匿跡。人類神經系統已發現的真正作用,是作為交通工具,讓大我經驗這個多采多姿的神奇生命。人類所有受苦的根源,是認同自我存在的特徵。我們相信『我』是生命的內容,而不是背景。我們生存的世界要求我們為自己鍛造一個身份。為了替自己及世界打造更好的環境而拚命奮鬥,認為在生命中『超前』是件好事。不幸地,通常這導致我們遺忘了自己的真實天性。

 

使我們與源頭分離的,不過是錯誤的認同。

 

我們相信了自己是思想、情緒及環境的產物,但事實正好相反。

 

為了經驗你是誰,唯一所需的是放下一切你所不是的。認識真我需要什麼條件?只要一個:臣服。唯一所需的是,持續臣服每一個思想、感覺及行動給其源頭。這是世上最簡易的事。想維持我們與真實天性的分離感,比消融於其中還要費力得多。不過,對大多數的人而言,我們在這輩子是如此深信自己的無常,那習慣過於強烈,以至於感覺好像比較自然。但無論如何,這仍舊只是習慣...而任何習慣都可以破除。這不需要是困難的,也不必花很多時間。對我們多數人而言,唯一所需的是一個務實、有效率的工具,正確的引導,以及願意給予進化一次機會。

 

 

你為此累積了多少知識、相信了什麼,這些都無關緊要。你是否有活出『良好』的生命也不重要。年齡、性別及文化也不是重點。一旦臣服所有的思想、信念及批判,真我便自然展現。它會自明自證。它是絕對的寂定。它是寧靜、覺知、強烈的臨在。它是超越一切概念及信念、清晰剔透、無邊無際的意識。它超越一切思想,卻全知全能。它超越一切情緒及感覺,卻也是終極的法喜。它是絕對圓滿的狀態;充實而完整。在持續變動的世界裡,它至一不變。它是無法憾動的無盡和平。

 

 

 

TAT TVAM ASI

 

汝之所是

 

 

 
 

新增評論

Image CAPTCHA
 
 
Narain
Narain

Narain自1998年開始教學。他目前擔任主宰課程的老師,在西班牙的山上,與妻子、女兒和一隻非常有意識的狗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