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認為靜心不酷的人

 
 

你覺得你太酷了不適合靜心嗎?

 

我們有些人會為了許多不同的原因避開靜心。有些人不想要生活中又多一項例行事項。光是剔牙跟上健身房還不夠嗎?有些人只是不了解或不『相信』靜心的價值。但我的一位女性友人讓我見識到了另一群拒絕靜心者的理由。她說:「我知道我需要靜心。我的頭腦總是想東想西。我會擔心。我會失眠。我一醒來就有壓力。」

 

「那為什麼不學呢?」我問,因為感覺這是很明顯的解決方式。

「我不想看起來像個呆子。」她說。

 

我笑到流眼淚,不過我能理解。對我們有些人而言,靜心夾雜了太多概念。當我們聽到靜心這個詞,我們想像光頭的僧侶在街角敲著手鼓,或一大群人聚集起來唱誦『嗡』。我們有些人想到參加完靜心課程的朋友們,緊握我們的雙手,用他們以為是狂喜的眼神與我們四目相對,但那只把人給嚇壞了。

 

為了維持很酷的形象而被頭腦牽著跑,值得嗎?

 

如果你因為在意別人的看法而避開靜心,那我向你保證,這樣的顧慮只會讓你無法擁有更快樂的生命。

 

「你怎麼知道?」你或許會問。我知道是因為我們都有一樣共通點——我們一天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拘禁在頭腦裡。我們稱之為思考,認為這是好事,但大體而言,並不是。我們太高估大部份的思考了——慣性、虛偽、自我破壞且常常無法控制。事實上,思考是我們最嚴重的癮頭。

 

 

故事是這樣的。作為人類,我們每個人都非常引以為傲地擁有一顆腦袋。這顆腦袋好處多多,其中有許多好處讓我們得以生存。謝啦,腦袋。但我們稱為頭腦的那個部分,製造思想,就像心臟輸送血液、肝臟與腎臟排毒那般運作。事實上,思想不過是工業垃圾。現在聽起來很驚悚吧。只有當我們停止思考,通常才能取得最有創造力的解答。愛因斯坦知道這點。許多最偉大的藝術家和發明家也是。

 

 

思考比你想的還要狡猾。史丹佛大學的研究顯示,我們每天產生將近十五萬個思想。在科技革新之前的數目較低,但現在我們還要去想臉書上所有人的動態,再加上我們自己的。

 

 

我們把這種思想間的來回跳躍說成是“頭腦的漫遊”。聽起來真是可愛又無害,但請記得,絕大部分的思想可不是我們熱愛的思想。最近約翰‧堤爾尼在紐約時報中巧妙地闡明了這項事實:『頭腦漫遊時,幸福也迷失。』觀察思想幾十年下來,我得到的結論是,如果我去到一家餐廳,裡面有一對夫婦用我頭腦跟我講話的方式與彼此交談,我會立刻起身離開。

 

別為了潮流靜心,為了快樂靜心。

 

所以要是你問我:「你為什麼靜心?」我的回答會是:「因為這讓我能發現我在思考,而我的思想不等於現實,那只是一種頭腦的詮釋,我可以選擇要不要聽從那樣的詮釋。」

 

 

擁有這個選擇的結果是,我的幸福指數遠遠超過我的想像。何等驚人?在你親身體驗之前根本無從確知。即使如果有人“認為”你是呆子,那也值得。即使你必須向你的孩子、父母或你的狗解釋,自己純粹是讓頭腦平靜下來,減低一天的思想數量,譬如說,九萬個思想好了,那也值得。那可是比你現在的思考量還少了三分之一呢!

 

 

而要是在這途中,你變得更加熟悉那永恆的臨在了,嘿!可不賴嘛!但就當作開胃,你不想來點幸福嗎?

 

 

 
 

新增評論

Image CAPTCHA
 
 
Gayatri
Gayatri

Gayatri是一位作家、表演者及藝術家,來自曼哈頓,現居墨西哥。每件事都能令她開懷大笑,她對生命的喜樂充滿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