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世界

在本文中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

    我從小就想改變世界。 我在一個非常關心世界的家庭中長大 -- 我們總是在談論其他國家的不公正現象,我們會幫助來到我們鎮上的難民。 因此,我想做出貢獻並為他人帶來正面的影響。

    Making A Difference

    在高中時,我和我的朋友們成立了一個人權組織。 我們每週見面並進行請願和其他活動,包括我們學校的人權日。 我似乎很自然地傾向於以這種方式做出貢獻。 這一切都非常愉快,非常有趣。 我們都覺得自己是一份更偉大任務的一部分。

    但與此同時,我感受到了很大的內心壓力,要在學校表現好並取得好成績。 我非常努力地逼迫自己,給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然後我在大學研究人權。 從那之後,我一直從事國際援助和發展的工作,包括在剛果和馬里工作了幾年。 我的很多工作都是關於支持國家在內戰後重建,特別是支持女性,讓她們的聲音可以被聽到。

    Making a difference (02.1)

    發現靜心

    大約在我開始在非洲工作的時候,我妹妹向我介紹了揚昇。 她一直在嘗試不同類型的靜心,並被這種簡單而有效的方法所震撼。 所以這讓我很好奇。

    當我參加第一球體課程時,這是第一次有人鼓勵我放棄主動思考。 我可以休息一下,讓想法來來去去。 這是一種解脫。 週末課程讓我得到瞭如此深的休息,這讓我有興趣看看靜心還能帶來什麼。

    所以我參加了一次靜心隱修課程,那時我發現我有一個選擇。 我可以隨時選擇完全處於當下並從那裡過我的生活。

    對我來說,那是革命性的。 這是一個全新的發現。 這讓我真的確定我想要那樣生活。 無論我做什麼工作,無論我去哪裡,我都想從當下開始過我的生活。

    Making A Difference (03)

    不同的方式

    我仍在努力建設和平及賦予婦女權力 -- 這是我的熱情所在。 但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它。 這不是一場有壓力的鬥爭。 它來自於有機會為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們服務的喜悅空間。 這樣的活著為我的生命創造如此快樂、輕鬆和流暢,我無法想像以任何其他方式生活。

    『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選擇和平,它就會照射出去。』- 絲莉

    我工作的國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剛果和馬里經歷了長期的內戰。他們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兩個國家。有些東西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 電、乾淨的水、一些基本的食物供應 -- 在那裡你不能依賴這些。而且,由於多年來發生了很多衝突,因此存在很多不信任。

    許多援助和開發人員不會在這些地方停留很長時間,因為環境非常具挑戰性,你很容易筋疲力盡。總是有很多事情要做。大多數人不會像我一樣待兩三年 -- 六個月後離開是很常見的。

    但是隨著揚昇,我有很多快樂和感激。我很榮幸有機會在這些地方工作並能夠追隨我的熱情。我很自然地想幫助和支持他人找到和平與幸福。我不覺得我在做出犧牲。

    在任何時候,我可以專注於所缺少的東西,比如遠離我的家人。或者我可以看到我周圍的驚奇,比如在我花園裡有一棵酪​​梨樹,或者可以在湖上划艇。或者在各種情況下有了不起的朋友們幫助我,比如當我沒有水的時候。我很幸運能在那裡生活並與那裡的人們親近。

    https://www.thebrightpath.com/helping-to-make-a-difference

    內在的和平

    許多援助工作者沒有像揚昇這樣的工具。他們會備感壓力,會經歷很多焦慮和負面的想法。當中有些人已經學會了揚昇,這是不可思議的 -- 他們鬆了一口氣,在工作中可以更有效率。他們可以做該做的事並提供真正的服務,因為他們來自一個和平的地方。

    一些女性領導人也學會了揚昇。她們有很多挑戰 -- 當她們要求人權時,可能會面臨很多威脅和騷擾。她們當中的許多人都經歷過戰爭帶來的創傷。她們中的一些人為了社區和平而努力工作,但她們內心並不感到和平。揚昇是她們第一次體驗內心平靜的感覺。

    這個技巧很直接。有很多焦慮和壓力的人,有時在幾週內就消失了。如果更多的人可以選擇和平,它就會照射出去 -- 這將改變世界。

    回到頂端